国际   西甲   英超   意甲
国内   中超   国足   比分
 篮球资讯    NBA    姚明
CBA   湖人   小牛   蓝彩
综合   田径   排球   台球
乒乓球   羽毛球   花花体坛
 足球比分    足彩   单场
指数   分析   盘口   前瞻
您当前位置:搜球网 >> 足球 >> 国际足球 >> 英超

14块金属板,28个螺丝,45根钢针,这些都植入了他的头骨

2018/10/22 13:54:47  来源:搜球网  浏览:771

愿岁月无波澜,敬余生不悲欢。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真希望瑞恩-梅森不去做那次头球解围……可我知道,他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做的,因为他深爱足球,在场上必定会拼尽最后一点力。

近日,切尔西功勋队长约翰-特里的退役让很多球迷的思绪回到了那个硬汉铁人征战沙场的时代。特里为何受人尊重?主要是因为其拼命三郎式的踢球风格,为了胜利抛头颅洒热血,敢于用头去拦截对方的射门!实际上,英格兰赛场还有很多铮铮男儿,这些球员在场上也是激情满满,全力战斗,不计后果的冲锋。他们虽没有特里的名,却有特里的魂:踢球,我们是认真的。玩命,我们是无畏的。

瑞恩-梅森(Ryan Mason),一个很多中国球迷并不熟悉的名字。他出生于1991年,是不折不扣的90后,今年只有27岁,曾在英超打拼数个春秋。可惜,他已经退役半年了。花一样的年纪,年纪轻轻的梅森为何会离开挚爱的足球?这一切还得从一年半前的那场英超比赛说起。

北京时间2017年1月23日凌晨00:30,切尔西主场迎战赫尔城,梅森为客队首发出场,他在场上的位置是防守型中场。比赛的第14分钟,切尔西前场发出战术角球,佩德罗右路传中。接下来,揪心的一幕发生了。梅森盯着飞来的皮球,身体后撤,跳起甩头解围。这个时候,卡希尔从梅森身后跑了过来,并做出了甩头攻门的动作。

14块金属板,28个螺丝,45根钢针,这些都植入了他的头骨

14块金属板,28个螺丝,45根钢针,这些都植入了他的头骨

时光凝固了,一刹那,梅森的头与卡希尔的头重重的撞在了一起。由于两人都做出了甩头动作,所以相撞的力量很大,附近的球员听到了巨大的碰撞声。两人皆痛苦倒地,卡希尔很快就坐了起来,而梅森却一直躺在那里,全场寂静,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赫尔城队医很快发现事情不妙,并要求医务人员立刻将梅森送往圣玛丽医院救治。

2月1日,梅森出院,他在医院里住了9天。期间,他经历了多次手术,医生确诊其颅骨骨折。出院时,梅森的颅骨里被安装了14块金属块。为了固定这些金属块,医生还在梅森的颅骨里放入了28个螺丝以及45片订书钉式的伤口缝合针。彼时,梅森心情不错,他期待能尽快回归赛场。

2017年12月31日,2017年的最后一天,梅森辞旧迎新。他晒出了自己头颅手术后的照片,观者无不心碎,为之叹息。由照片可以看出,梅森的头上有大面积的疤痕,触目惊心,一个人该有多强大的内心才能乐观的面对这一切?梅森称自己期待一个美妙的2018,并感谢大家的支持。

梅森头上巨大的伤口触目惊心

可惜,2个月后,梅森宣布退役,因为医生明确告知他已无法承受职业足球的强度,不然他将早早的患上老年痴呆。整个英格兰足坛都陷入了悲伤,为一个中场新星的黯然退场而遗憾。如果没有这次意外,梅森即便成不了超级巨星,也可以在英超的中上游球队占据一席之地。

梅森在热刺打拼多年

1999年,年仅8岁的梅森就加入了热刺青训营。2009年,18岁的梅森进入热刺一队,但无法在队内获得出场时间。此后几个赛季,梅森先后被租借至耶奥维尔、唐卡斯特流浪者、米尔沃尔等低级联赛的球队。2014-15赛季,梅森终于在热刺一队得到了位置。2016年夏天,梅森觉得在热刺已无法拿到稳定的表现机会,故转会去了赫尔城。2017年1月,意外发生。2018年2月,梅森退役。退役后,梅森在一家电视台做评论员。此外,他还回到了热刺,打算做一名教练。

不幸、伤感、挫折、戏弄、中断,梅森的足球梦就这样戛然而止了,我们为他感叹命运的磨难,天妒英才的蹉跎也就如此吧。作为当事人,梅森自己是怎么想的呢?近日,梅森在英国著名专业足球媒体《442》杂志上写下了一篇长文,用豁达的心态描述了自己的过往。他努力安慰自己,让自己坚强,却还是在不经意间透露出了一丝叶落人散式的嗟叹。以下是梅森公开信的全文:

当局者迷。在你作为一名职业球员南征北战的时候,你很容易忽略足球比赛的本质,忘了你为什么会爱上足球。在俱乐部,你几乎总是会看到这样的画面:球员们在交差式的训练,他们根本没有享受其中,他们踢球时脸上没有笑容,完全不能明白足球运动的真谛。

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的心里没那么多复杂的想法,你只是简单的喜欢足球。因为爱,所以爱。那年年少,每次放学,我都飞奔回到家中,然后拿起球直接跑到花园中。在花园里,我沉浸在足球时光里,直到家人喊我吃晚饭。吃完晚饭,我会再次去花园里踢会球。那段时光里,足球已不只是个简单的嗜好了,我已对它彻底上瘾,无法自拔。

在我的足球记忆中,第一次的踢球地点是在我爷爷奶奶的花园里,我对着一堵小墙来回踢球。据爸爸妈妈的回忆,我那个时候无论去哪里都会带着一个足球。我在切森特长大,就在伦敦的郊外。6岁那年,我就加入了自己生命中的第一家俱乐部,名叫East Herts FC。不过,我在那里只踢了3个月。

因为,托特纳姆热刺的球探发现了我。我还记得那个球探名叫米奇-阿扎尔,那个夏天他看到了我在足球学校踢球的技术,然后他邀请我去热刺。时隔多年,我仍忘不了那个场景:当父亲接到电话并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陷入了疯狂,在卧室里来回跑,大胜欢呼。这正是我一直以来想要的一切。

进入热刺青年队踢球,那是我的梦想,现在它成真了。当你还只是七八岁的时候,你根本不会形成日后做职业球员这样的远大理想。但是,你会以每个周六早晨穿上那件球衣而感到开心不已,那时的你很容易满足。众所周知,我们和阿森纳是死敌,即便是在青年队,对阵阿森纳的比赛也是非常重要的。每天,和小伙伴们一起踢球真是充满了乐趣。只要能为热刺踢球,我的快乐就不会断。

当年那批和我一起踢球的小伙伴如今有很多人都在英超效力。从7岁起,我就和亚当-史密斯在一起踢球了。另外,我和汤森则是在8岁以后就长期在一起踢球了。再后来,像哈里-凯恩、史蒂芬-考尔克(Steven Caulker)也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来,他们的年龄比我要小一些。据我估算,那支青年队中有80%的人现在都在英超踢球,而且有4个人入选了英格兰国家队。

总的来说,我们这一批人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但我们在俱乐部青训营的历史上确实画下了重重的一笔。这很是有趣,当我们年纪还小的时候,人们并没有发现我们的潜力,比我们年长的那支青年队更被看好。这激发了我们的动力,我们充满了饥渴,队内的气氛很棒,我们都努力让自己变得成熟、职业,我认为我们都具备了正确的人格。

有一个赛季,我在U18青年队打进了42球,我信心爆棚,相信自己可以在一线队拿到出场机会了。我记得,我后来与青训营教练约翰-麦克德莫特进行了谈话,他的话让我很受伤,他说我在22岁前是无法在英超立足的,因为我的身体发育太慢了。有的男孩在16岁的时候身体就很成熟了,而18岁的我依然很瘦弱。

金子终会发光

在我心里,热刺有着很高的地位,我一直觉得为热刺踢球是我的天命。有那么几次,热刺曾想将我出售,可我最终成功的留了下来,我坚信我会在热刺闯出一片天地,我认为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约翰教练经常跟我说这么一句话,“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这句话提醒我一定要保持耐心,坚持下去。

在被租借到唐卡斯特踢球的时候,我一度也踢不上主力。坐在板凳席上,我有点动摇,我不想撒谎。但是,那种信念一直在支撑着我。我相信有朝一日我会为热刺一队踢正式比赛。

2013年12月,舍伍德成为了热刺的教练。他找到我,并告诉我在他的计划内。可是,我在那年夏天与史云顿俱乐部签了长达一年的租借合同,我不能提前回归热刺。这真是太不幸了。

我清晰的记得舍伍德执教热刺的第一场比赛,热刺当时的对手是南安普敦。我到现场观看了比赛,看到了本塔莱布在中场位置上踢了40分钟,我为他高兴,因为他是我的好友。但是,我心里又很痛苦。内心深处,我颇为遗憾,感觉自己错过了一次很好的发展机遇。

后来,波切蒂诺成为了热刺主帅(注:2014年5月,波切蒂诺上任)。2014年夏天,热刺的美国行期间,我和新的主帅进行了首次谈话。当时,我们正在机场排队登机。没谈多久,我们就发现彼此有着同样的生活态度和足球理念。

我们整整聊了25分钟。不瞒你说,在这之前我和任何一位热刺主帅的聊天几乎都没超过25秒钟。谈话之后,我无法平复激动的内心。在飞机上,我不断的想:“哇,我的机会终于来了”。遇到波切蒂诺让我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在足球领域,我从来没遇到这样一个知己。

9月份,伟大的一刻发生了。联赛杯的赛场,我们的对手是诺丁汉森林,我们很快0-1落后。那个赛季,我们在联赛中的开局也不理想,队内的气氛很紧张。这个时候,教练先是让凯恩替补出场,然后又在第65分钟的时候让我出场了。我感觉自己得到了很多的关注。出场7分钟后,我打进了一球,这是我在正式比赛中为热刺打进的第一球。凯恩也进球了,我们最终3-1逆转取胜。我认为那场比赛是凯恩球员生涯的一个转折点。

几天后,我在个人的首场英超比赛中拿到了首发,我们客场对阵阿森纳(注:比分最终为1-1,查德利以及张伯伦分别建功)。从那以后,我在热刺进入了高速发展的阶段。那个赛季,我几乎踢满了所有的英超比赛,并曾连续首发17-18场,但后来因为伤病被中止了。

三狮的召唤

2015年2月底,我跟随热刺在温布利参加了联赛杯的决赛(注:热刺0-2不敌切尔西)。进入3月份,我得到了国家队的征召,并在客场对阵意大利的比赛中上演了三狮生涯的首秀。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还在英甲混迹。这一切变化的太快了,就像是龙卷风的速度。我觉得自己配得上这样的舞台,我认为自己的能力可以应付这些。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之人的,而我就是那样的人。

进入2015-16赛季,我的状态稳中有升。当赛季的前5-6场比赛,我甚至觉得自己是热刺阵中表现最好的球员。9月份,我再次得到了国家队的征召。可惜,我因伤无法为国出战,因为我在之前对阵桑德兰打进制胜球的时候受伤了。然后,我歇了好几周,我只能像一个局外人在旁边观看。

我无比渴望回到球队,在训练中操之过急,发力过猛,导致自己被迫多休息了几周,真是雪上加霜。我带伤坚持训练。伤病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我不能洗热水浴,因为它会让我的膝盖瞬间肿起来。经过几周的努力,我终于重回赛场。但是,在随后对阵切尔西的比赛中,我又扭伤了脚踝。这一次,情况更糟,我整整休息了2个月。等我伤愈归队,队内已经没了我的位置,我只能重头再来。赛季进入了最关键的阶段,我们队处于争冠行列,而且穆萨-登贝莱的状态好到爆。教练排出了最佳的首发阵容,我只能坐在板凳上。对此,我也没啥好说的。

2016年的夏天,有很多俱乐部找到了我,希望我转会,我都拒绝了,因为我决意抢回自己在热刺的位置。主帅也相信我可以做到这一点,他会给我机会,他希望我留下。但是,当我回到球队并参加季前赛的时候,很多事情发生了。这些事情与主教练无关,都是有关足球竞技方面的。我无法平和的接受这一切,或者说我不能坐视不管。

新赛季的前三轮联赛,我都未能出场。于是,我找到了经纪人,25岁的我需要得到稳定的出场时间。所以,我只能离开。我无比渴望加盟赫尔城,并期待日后再转会去其他大的球会--也许是重回热刺。这只是我当时的一些想法,球员的职业生涯并不长,有时候你需要自私一点。

最终,我顺利转会赫尔城。赫尔城和热刺有着明显的不同:在热刺,每个球员在场上都非常积极,总是想着给对手施加压力,并努力抢回球权。在赫尔城,战术则明显变得保守和谨慎,这和我的足球风格出入很大。教练允诺让我踢10号位,可是两场比赛踢下来,我的位置就被后移了。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来适应这些。不过,很快马尔科-席尔瓦就来了,所有的事情随之发生了变化。

新教练给赫尔城带来了战术上的变化,新战术是我期待的、喜欢踢的。我在席尔瓦麾下共踢了4场比赛,那4场比赛几乎是我赫尔城生涯之中表现最好的比赛。我开始对未来恢复了憧憬,我相信证明自己的机会又来了。对于以后的日子,我相当的乐观。

2017年1月下旬,我们像往常一样奔赴客场踢比赛,那是一个周日下午场的比赛。周六,我们就来到了伦敦,而且当天晚上就住在了斯坦福桥周围的一家酒店里。周日早晨,我们在泰晤士河周围散步,放松心情。然后,我们吃了个赛前的简餐、进行了短暂的休息,并做好了前往斯坦福桥的准备。

梅森的胳膊上纹着自己母亲的头像

我在售票处留了两张票给爸爸妈妈。看着那两张票,我仿佛看到了父母坐在赫尔城球迷区前排观赏比赛的场景。我还期待自己在比赛中能取得进球,那样我就可以冲到他们面前进行庆祝了,那真是太疯狂了。

比赛开始后,我们踢得很积极,形势对我们有利。场上,我和坎特对位,我认为这是个很不错的较量。两队之间出现了一些动作略大的铲球动作,但还算在可控制的范围内,谁也没有占到便宜,属于五五开。然而,13分钟过后,意外来了。

他们拿到了一个角球。皮球被传到了禁区里,我跳起来,试图头球解围。可是,我在空中忽然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力量砸在了我的颅骨上。这应该是我能想象出的最疼的撞击了,这辈子之前从未体会过那种疼。

人们都以为我记不得被撞倒之后的画面,但事实并非如此,我能记得。我能清楚的记得,队医向我跑了过来,他们按流程对我进行头部检查。我实在是太疼了,刻骨铭心之痛。当一个人遭到重创之后,他的身体就会自然的陷入恐慌,并进入自我防御状态。那会,我根本无法忍受头部的剧痛,仿佛脑袋里有一颗炸弹在爆炸,而爆炸的准确地点就在太阳穴附近。

我要感谢赫尔城的队医马克-沃勒,他当时做出了至关重要的决定。如果没有那个决定,后果不堪设想。在看了我的状况后,他瞬间明白我的颅骨被撞裂开了,我的大脑可能也受到了损坏,因为当时我整个右变脸都耷拉了下来,瘫痪了。医护人员本打算用救护车将我送到最近的医院,但是马克-沃勒当场指出我必须得去圣玛丽医院。在球场与圣玛丽医院的路途上,另有2家医院,但我们的队医坚称我只能去圣玛丽医院接受手术。

也许没有那个决定,我就活不成了。如果我们当时去了球场附近的医院,我就不得不在那里接受头部扫描。等结果出来后,我还是会被转院到圣玛丽医院。那样的话,我就会错过最佳的治疗时机。

到了圣玛丽医院,我接受了CT检查,当时我已经失去了知觉。几分钟后,我就接受了手术。此时距离我在球场上受伤只过去了61分钟。倘若我当时被送往其他医院,结果将会被改写。

疼痛与沉寂

昏迷之后,一切都没了记忆……再然后,我能记得的事情就是被叫醒。醒来之后,我的大脑一片模糊,我还能记得当时的疼痛感。身旁稍微有点动静,我就觉得耳边有巨大的噪音,最后他们只能让我住单人病房。我必须坐在一个完全安静的环境里,因为稍有声响,我就会疼痛无比。护士在外面的走廊上窃窃私语,我都能觉得耳边有尖叫声。我对声音实在是太敏感了。

每一天,我都要睡上20-22个小时。好几次,我会被医生叫醒,并接受相关检查,比如量血压等等。除此之外,我基本都是在睡觉。从这样的伤痛中走出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你的身体需要慢慢的适应。你还得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生活方式。

手术后,我知道自己的脑袋里被植入了伤口缝合针以及金属块,但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况。6个月后,医生终于将实情告诉了我。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糟,他们一直没有告诉我,是怕我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我对自己也没有信心,我不能确定若医生第一时间就把实情告诉我,我会是什么反应。

总的算下来,我的颅骨里一共有14个金属块,还有28个螺丝,这些螺丝是用来固定金属块的。我的头顶有一个6英寸(注:15.24厘米)的伤疤,为了缝合伤口,医生用了整整45根缝合钉,这显然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即便是现在,我也能想起当时的状态。那些事情,我此生都不会忘记的。如果有人能重新经历我承受的那些,他们一定会说:“天哪,这种头疼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偏偏这事发生在我身上了,我只能不断的努力,让自己活下去。我该如何比喻那种头昏的状态呢?这就像你蹲着看了三个小时的电视,猛的站起来时感觉到的那种天昏地暗。想象一下,我每一天的每分钟都在忍受这种煎熬。现在,只要我稍微有点感冒发烧,那种疼痛就会再次找上门。只要我弯下腰,我就会感受到头部有一股很强的压力。这种痛,我永远也忘不了,因为它随时会到来。

手术的时候,医生必须从太阳穴的位置切开头骨,而右脸的肌肉和神经与这片区域是相连的,所以这些都保不住了,医生将它们切开。颅骨手术完成后,医生又将那些神经末梢重新连接起来。就这样,我经历了如此钻心的痛,全身发麻,只有亲历者才能明白。

由于那些肌肉和下颚是直连的,所以我在手术后的初期根本不能张开嘴巴:大约10天左右的时间里,我只能借住勺子喝点东西。整整过了10周,我才能正常的张开嘴巴。当我第一次能拿起一大杯果汁,将它送到嘴边,并用嘴巴喝果汁的时候,我和太太都将其视为重生之路上的重要一步,并拍下视频记录了这一幕。

我身体的平衡性也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我甚至不能走直线了,每走几步就有摔倒的危险。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稍微一动头部,就会感到头晕目眩。手术后的大约第12周,我去看了一位平衡性方面的专家,她帮了我很多,我重新找到了平衡,可以稳定的行走了。

在恢复的全程中,我几乎跑遍了整个英格兰,拜访多位专家,接受治疗和检查,包括血检以及扫描等,整个人非常的紧张。我得到了各式各样的评价。这一周,某位专家对我说:“不,你不能再踢球了,这绝对不是个正确的选择。”然而,下一周就会有专家对我说:“放心吧,你会彻底康复的。”我心里充满了疑惑。

挑战如影随形

受伤后的前3个月是最难熬的,各种各样的挑战出现在我面前:一开始,“我能从床上坐起来吗?”接着,“我能再次行走吗?”真的,挑战无处不在,而且它渐渐的变成了心理上的挑战。更关键的是,它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挑战,更是我这个家庭的挑战。刚开始的8-9周时间里,我太太就陪我坐在沙发里,不开灯,不开电视,非常安静。当她累了,我的妈妈就会过来,继续陪我。

梅森和妻子

对我而言,所有的这一切实在是太困难了。这么多年来,我都是一个非常活跃的人。不过,我还是认为我的家人受了更大的罪。他们陪我一起经历了这段黑暗时期,家里的所有节奏都慢下来了。

好在,我是一个职业运动员,这对我的伤后恢复有很大的帮助。职业生涯中,我战胜了很多困难。现在,我将它视为新的挑战,并有信心取得胜利。只要我坚持不懈,每隔一段时间取得些许进步,日积月累,总有一天我会笑到最后。

等到了2017年的5月份,我打算再次踢球。我前往赫尔城俱乐部,见到了我的那些队友。球队的理疗师建议我先对着墙踢球,这是我童年时期曾干过的事情。我听了他的话,在受伤后的第5个月,我再次踢上了足球。

我深知自己距离重返赛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恢复的过程确实很喜人。6月份,我在葡萄牙度过了2周,并跟随2名赫尔城的理疗师一起训练。每一天,我都进行慢跑。尽管我的头仍有点昏,但到那次假期结束时,我的速度已经恢复了70%-80%,而且可以能正常的变向、转身、踢球。这些突破让我信心爆棚,我相信自己可以重返赛场。

今年(2018年)1月中旬,我坚定了信念,认为自己几周后就可以回一队踢球了。我觉得自己会很快在队内拿到首发,踢几个月的英冠联赛(注:赫尔城在2017年5月份降级,所以2017-18赛季只能踢欧冠),并可以在今年夏天回到英超踢球。我当时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在二月初接受了一次扫描,那次结果改变了一切……

距离我的那次受伤已经过去了一年时间,医生检查的重点主要在我的颅骨上--那里有很多需要修复的洞孔,还有一些新长出的骨头需要融合。二月份的那次扫描很不理想,它表明我的大脑存在一些问题。我们紧急咨询了一些神经外科医生和专家,他们阐明了我身体的现状,并明确指出我再次踢球会发生什么。

他们说如果我回去踢球或者争抢头球,不到一年甚至半年,我就有可能变成老年痴呆或者患上癫痫症,尽管我才只有28岁或29岁。他们说我能恢复这么好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但再踢球势必会造成额外的伤害。

听完专家的话,我大脑空白。在我站起身并离开谈话现场的那一刻,我明白我必须得退役了。尽管这样的消息简直是噩耗,但我在2017年12月份刚刚迎来了儿子的诞生,每当我看到他,我就会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运,整个人都会很嗨皮。他的降临让我有了足球之外的动力--我的余生都要为他而奋斗。

足球依然是我的挚爱。很不幸,我不能再踢职业足球了。但幸运的是,我依然能与朋友们一起踢踢娱乐足球。回首职业生涯,我相信自己本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比如我一定可以拿到更多的国家队出场数。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我相信28岁绝对不是我的巅峰,我完全可以将巅峰状态维持到32岁。但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认为自己的球员生涯已基本圆满了,目标差不多都实现了。

曾经,我绝对不会想到自己能做到这些:在英超踢球、成为儿时梦想球队的队长(注:2016年2月,梅森在热刺对阵佛罗伦萨的比赛中戴上了队长袖标)、入选英格兰国家队。在我15岁的那年,若有人问我的足球梦想,这三个目标都是我无法奢望的。我的足球生涯虽然短暂,但我为它自豪,我没有丝毫的遗憾。

阅历可以改变人生观。如果你经历了我的这些事情,可你的人生观没有发生丝毫的改变,那一定是不正常的。当你与死神擦肩而过,然后又获得重生,你一定会对自己拥有的一切充满了敬畏。

对我来说,思考未来仍然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已经开始在热刺青年队工作了,希望接下来能拿到教练证书,我还在一些媒体机构工作。我享受目前的生活。球员时期,我周六都得去踢比赛,但现在我可以在周末参加家庭聚会。我的身体结构恢复的不错,基本上可以做所有的事情,我可以跑步,可以打网球。我是个幸运的家伙,真的。

以后的事情,我也说不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只是,我希望能找到自己热爱的事业,我会100%的奉献自己--正如我一直以来对待足球的态度。

国际足球新闻西甲足球新闻英超足球新闻意甲足球新闻最新国际足球新闻
分享到:

推介阅读:
NBA专题 | CBA专题 | 国际足球 | 国内足球 | 综合体坛 | 指数比分
性感 足球 篮球 综合
您认为火箭能否进入季后赛?

查看
排名 球员 身价(欧元)
梅西 13051万
C罗 10876万
卡瓦尼 6526万
内马尔 6526万
格策 5982万
伊涅斯塔 5982万
苏亚雷斯 5655万
厄齐尔 5438万
法布雷加斯 5438万
浩克 5220万
阿扎尔 4894万
托马斯·穆勒 4894万

孙兴慜脚踩风火

最致命3分!没有
·C罗伦敦观战小德 网球飞身边…然后 尴
·巴神又来了:一日为蓝终身为蓝 曼联又
·西甲主席:梅西为联赛所做的贡献比谁都
·巴萨主帅半场时就承认在战术上犯错了
·曝卡里乌斯或被欧洲劲旅买断:他是个
·C罗合影米兰小将 全裸抢镜帝"秃现"!
·孔蒂首谈皇马:拉莫斯应尊重新教练 想
·惹大事了!利物浦大将涉嫌赌球 已遭英
·不用惊讶,5大联赛最差领头羊就是他们
·阿森纳宣布大将完成第2次手术 归期仍

福原爱泪洒退役

皇马大将女友晒

长腿大眼似仙女

法国克罗地亚美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投诉与建议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0-2015, 版权所有 www.soq9.com
本网资讯仅供体育爱好者浏览、参考,且仅作个人兴趣爱好、自娱之用,任何人不得用于非法用途,否则责任自负。
本网所登载广告均为广告客户的个人意见及表达方式,和本网无任何关系,本站不承担用户使用本站信息参与各项活动而产生的费用和损失。
本站呈现的所有资料均由搜球网编辑发布,版权所有,严禁窃为己作未经授权切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