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西甲   英超   意甲
国内   中超   国足   比分
 篮球资讯    NBA    姚明
CBA   湖人   小牛   蓝彩
综合   田径   排球   台球
乒乓球   羽毛球   花花体坛
 足球比分    足彩   单场
指数   分析   盘口   前瞻
您当前位置:搜球网 >> 足球 >> 国内足球 >> 国足

一位老球迷的“救球”囧遇:废墟里只找回米卢画像

2018/7/10 15:09:12  来源:搜球网  浏览:839

青训中心化为废墟后,梅南生拾回那张米卢画像

武汉人梅南生已经很久没熬夜看球了。今年世界杯冷门迭出,他的朋友圈里,跟球有关的话一句没说。

他是中国老球迷圈里驰名的“铁喇叭”,嗓门大,喇叭拉风,上世纪90年代极具号召力。如今,喇叭声哑,他也年过五十。两次脑梗让他痴迷于健身和保养,他吃素,跑马拉松,依旧去不同的城市看足球比赛,但不再为比分激动。

2016年,国足在西安主场输给叙利亚,体育场外,一名女记者说:“虽然很遗憾,国足没有能取得让所有人都满意的成绩,但在朱雀体育场,我们4万多名球迷不离不弃陪伴着国足,走到了最后1秒。”她的话音刚落,球迷的愤怒吼叫此起彼伏: “对得起我们吗!退钱!”“我们不是不支持中国足球, 要给我们希望!”

这段视频一度风靡网络。梅南生现场看过那场比赛,但他没有吐槽,只是在朋友圈淡淡地评论了6个字:西安没有眼泪。

在梅南生身上,球迷才有那种的热情疯狂过,也燃烧过。2008年,武汉光谷队退出中超比赛,梅南生热血上头,给一只足球喷上漆黑的颜色,以示不满。类似出格之举,之后他再没做过。

2012年,武汉成为足球试点城市,青城区成立青训中心,梅南生也有参与。在他看来,球迷们希冀的那种希望,就在青训营。但今年6月,青训中心也被拆了,废墟里,他没找到他的铁喇叭,只捡回球迷朋友送他的一张有米卢本人签名的画像。

这是老球迷梅南生的现实处境:不想只做一个在场外呐喊的球迷,想做点事情,但无论做什么,都未能真正融入,始终在外围转着圈儿。

废墟上的米卢画像

只存在了3年的武汉市青山区青训中心,在6月19日凌晨化为废墟。

青训中心座落在仁和路大洲村,那里原是一片池塘。一个叫王夏晶的80后足球爱好者把这里租下来,垫成球场,后来以每年两三万元的低价租给青训中心。

球场处在城中村中,一片绿茵,跟周围环境形成反差。早先建球场时,为了挑选最好的草皮,王夏晶跑了许多厂家,最后在广东找到。“厂家说这种草坪是恒大球场那种,我们就说,好!要这种!”

王夏晶是因为梅南生,才成为青训营的志愿者。他自小喜欢足球,“能为青山区足球发展出一点力,我觉得很自豪,我从小就很崇拜“铁喇叭”,他找到我的时候,我一听是他,就说好好好,我参加。”他说。

“铁喇叭”是梅南生的绰号。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汉口新华路体育场的看台上总会有一个男子的身影:光脑袋,系着红头巾,手持一米长的铁喇叭,嗓门又大又有力,有时还会手举一把木头大刀,带着全场球迷一起吼:“武汉队,跑起来!武汉队,剁剁剁!”

那时候,梅南生是武钢集团的职工,外号还是“胖胖”。

1995年前后,一个球迷朋友用铁炉子通风的铁皮筒扎了个喇叭,送给了他,那是个粗糙的直筒子,把嘴靠近一端,没打磨光滑的铁皮直扎嘴,但拉风,视觉效果好。梅南生把铁筒带到球场,一吼,全场瞩目。后来他找单位的老师傅用白铁打造了一只真正的铁喇叭,还装上了蜂鸣器,去哪儿看比赛,他就带到哪儿。

有一年甲A联赛,武汉对天津,梅南生在球场遇见著名的“球迷皇帝”罗西。罗西说:看你嗓子好,在比赛中用铁喇叭加油,你就叫‘铁喇叭’吧。”

“铁”是“老铁”的意思——“我是武钢的,罗西是鞍钢的,意思是我们都是钢铁工人,是老铁的意思。”梅南生解释,“喇叭——这是一个造型,那时候我嗓门肺活量都大,所以是喇叭。”

从此“铁喇叭”成为梅南生的标志。2004年,武汉作家周震亚和尹科伟合写了一本传记《球迷铁喇叭》,写的就是梅南生的故事。

梅南生在青训营存了近500本《球迷铁喇叭》。这次营地被拆,书尽数丢失。

王夏晶回忆,那天晚上,他和志愿者在办公室值班,打牌至深夜,突然被人按住。

“对方来了好几十人,就把我们3个人控制住,当天晚上青训营地就被推平了。我们不是不服从拆迁安排,提前跟我们说一声,我们也好收拾东西,就这么给拆了。”王夏晶很愤怒。

一脱离控制,他赶紧给梅南生打电话。

第二天一早,梅南生就赶了过去。收废品的抢先一步,办公室已成废墟,足球四散在球场,有几只被戳破,软沓沓瘪在地上,一幅米卢的油画像也在废墟堆里,画框破了角。

这幅画像有米卢本人的签名。2001年,米卢带领中国队出线,有武汉球迷兴奋地在家里连关两天,给他画了幅肖像,带去沈阳的五里河体育场,找米卢签了名。

那是中国足球的高光时刻,后来,中国队再未出线。

青山区青训营成立后,球迷朋友把画送给梅南生,他挂在了青训营的办公室里。

连续几天,梅南生去废墟边转悠,跟周围的水果摊主交代,谁要是拿了书,他愿10块钱一本回购。周围的摊贩都摇头。

一同丢失的,还有梅南生的大喇叭。“估计是找不回来了。”他的眉头皱起,张口想抱怨什么,但最终没说,把话咽了回去。

铁喇叭的热血往事

这事放在10年前不可想象。

过去的梅南生,在球迷圈一向不吝出头,在武汉这座“朋克之城”,张罗起不少吸睛的事儿。1998年,他把婚礼搬到了新华路体育场举行。这场史无前例的球场婚礼,还上了央视《足球之夜》。

真正让“铁喇叭”出名的,则是武汉光谷足球俱乐部退赛事件。

2008年,武汉队成绩下滑,陷入保级大战。在这一年9月28日的中超联赛中,武汉队客场PK北京国安队,武汉队后卫李玮峰疑似踩踏北京国安的队员路姜。路姜因报复犯规被红牌罚下。北京国安认为裁判判罚不公,向足协提出申诉,足协判罚两名队员各停赛8场,罚款8000元。

那一年,武汉光谷足球队极其不顺。联赛一开始就遭遇4连败。如今,刚花300万引进球员李玮峰,就要他禁赛八场,如同雪上加霜。10月1日,武汉队宣布,要求足协收回处罚李玮峰的决定,否则退出中超联赛。

当时,武汉有两个官方的球迷协会,加上各区比较出名的球迷,包括梅南生在内,一共8个人。

“我们几个比较愤慨,就商量了下,顺应球迷要求,写了告中国足协的一封信。还有给俱乐部一封信,给市政府一封信,准备后续如果没什么好答复,就准备直接去中国足协。结果过两天不知道是谁说出去了,就被约谈。”时任球迷协会会长的刘屹峰说。

次日,恰逢周末联赛日。中午,有关部门召集球迷领袖会谈,请各组织的领头人安抚球迷,不要闹事。

梅南生回忆,当时他们8人都表态,绝不带头闹事,并尽量动员其他球迷冷静。但即使被约谈,他仍未将此事看得多严重。“在我心里,足球就是一个很简单和快乐的事物。作为球迷我想不通啊,这个球你不能说不踢就不踢了吧。”

下午三点,球迷们拥堵在武汉的新华路。

梅南生等8人出去做疏散工作,球迷们喊起口号,让梅南生本就压抑的心又亢奋起来。“我觉得绝大部分人的行为真是发自内心的,就是很委屈,包括我自己也是。”

有一对老球迷夫妇,一见他就要作势给他下跪。“他们就说你要出头啊,你要带我们球迷去,湖北不能没有足球。”

梅南生的热血一下涌上头。当即跟另一名球迷找了个足球,喷得漆黑,以表达不满。

那几天,一向支持他的妻子劝他不要冲动,但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她说你以为你是谁,你把自己当什么人?但我必须表达,我不表达这个坎过不去。”

10月4日,在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紧急会议上,足协决定对于武汉俱乐部做出取消注册资格、罚款30万元的处罚。

梅南生和球迷们计划发起抗议活动,凌晨去江边点蜡烛,喷黑球,以发泄心中愤怒。但没活动未来得及发起,凌晨两点,梅南生家的门就被上门谈话的人敲开了。 

“活动确实是我发起的,我不发起,大家也都愿意表达,都出钱出人出力。”梅南生回忆,当时,在北京的武汉球迷也群情激愤,他本已经联系过他们,还准备动身去北京找足协。

他觉得,这些行为只是想“表达”。在他看来,足球就是足球,不该承担更多的意义,而表达,也仅仅是表达,别无他意。

“我的两个儿子都死了,你能想到我现在的心情吧?”梅南生解释,一直以来,他把中国足球当作大儿子,湖北足球当小儿子,“我是真爱足球,不想看它就这样下去。你理解我你懂我意思吗?”

愤怒充斥大脑,让他亢奋到产生幻觉:“我那时候就想,我坐牢都不怕,一定要去。”

上门谈话的人警告他:你在武汉闹不要紧,你要去北京闹,意味就变了,在北京的武汉球迷,大多是在北京读书的学生。梅南生憋着一口气,硬生生按捺下来。武汉球迷的抗议活动最后还是消停了。

▷梅南生手里还剩最后一只铁喇叭

▷梅南生手里还剩最后一只铁喇叭

“上帝啊,求你救救中国足球吧”

病根儿就是那时落下的。

由于长时间昼夜颠倒看球和情绪激动,骤然的亢奋和低落,梅南生开始失眠,头痛,血压升高。到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他有脑梗症状,建议静养。

梅南生一度惶恐。他听从母亲建议,到寺庙里去躲清净。消息传出去,演化成知名球迷“铁喇叭”对中国足球绝望,跑庙里出了家。梅南生又“火”了一把。

“我(去寺庙)那就是玩,其实我是信基督教的。”梅南生说。

他信基督教也颇有戏剧性。“不是说只有上帝才能拯救中国足球嘛,我受洗的时候就带了个足球。当时就想,上帝啊,求你救救中国足球吧。”

但梅南生更清楚,在这件事上,上帝比球迷更无能为力。从寺庙里回来,已经是2008年12月,狂热从心头褪去后,一个想法在心里悄悄萌芽。

2009年,球迷朋友“谢总”找到他,想在武汉投资成立一家青少年足球俱乐部,还专门从广东请了教练,希望由他出面去找孩子来踢球。

这与梅南生的想法不谋而合。退赛事件后,武汉的球迷受到很大打击,“孩子们都不愿踢球了。”

武汉光谷队解散后,湖北省总队又拉起人马,从乙级球队开始踢,当年就冲回甲级队伍,随后又冲入中超。刘屹峰也高兴了一把。但没多久,武汉队就又降回到甲级联赛,从此再没回到过中超。

“现在那一帮队员也二十八九岁了,还在踢,包括俱乐部在内,各方面都根本都不想冲超,害怕被冲超。冲超以后还要保级,就是保证自己不再降下来。”刘屹峰感慨。他再不愿投射感情,除了带队去外省“远征加油”,他不再组织其他活动。

梅南生想组织青训活动,找他出主意,刘屹峰说:整个协会都是你的资源。

梅南生于是在武昌低价租下了一个废弃的体育场,武汉志诚足球青训营就这么搞起来了。他们以体育场周边的小学为目标,一家一家跑,“推销”自己的免费足球教程。出乎意料,没有一家学校接受。

“我们当时想,免费到学校里去教孩子,免费还不要吗?学校担心学生安全,我还可以给你买保险,一年一百块,反正只要校长说什么,我们都有应对方案,学校嘛反正就,唉呀……”

这种欲言又止,拖垮了训练营。来踢球的孩子不多,偏偏梅南生又坚持要走“精英化”道路——“不能是文化课学习不好的孩子才来踢球”。他不能接受“踢得很野蛮”的踢法,但他不觉得这是偏见——“家庭教育很重要,还有文化也很重要,踢足球是要靠脑子的。”

2012年,“谢总”决定撤资,志诚足球青训营宣告倒闭。梅南生说,成立之时,他已把困难合盘告诉“谢总”:“我说先做个半年一年。他做了三年,真挺不容易,他是个理想主义者,可现实很残酷的。”

这是采访中,梅南生唯一一次提到“残酷”这个词。

自豪与失望交织

梅南生性格中有天真的一面。青训营倒闭后,他又张罗搞青训中心。

2012年,中国足协出台新规:依托各个城市,建立一套足球培训、竞赛、选材、文化等体系,逐步形成职业、社会、青少年足球协调发展的城市足球发展方式。并指定青岛、大连、成都、广州、武汉等5个城市成为首批试点城市,3年内,每座城市每年将获得200万元资金支持。

当时的足协掌门人韦迪说,武汉原本并非试点城市,但他们积极争取,最终成功跻身试点城市。

作为试点城市,武汉市每个区都必须设立一个青训中心,还要办足球特色学校。

王夏晶记得,当时,想要申请青训中心,必须要有场地、足够的教练和学员。场地的事情解决后,梅南生主动请缨去找市里足协申报,“他说,我就把老脸豁出去了,一定要给我们区把青训中心申请来。”王夏晶开车送他过去,没抱任何希望,“这本来应该政府主导,我们配合,最后反而成了梅老师出面去办,当时根本没想过能挣取下来,没想到还真给办下来了。”

在武汉主城区里,青山区是最后一个成立青训中心的。

青山区钢城十小的足球教练张贞武也被“点将”参与了青训中心的筹备工作。从1985年起,张贞武就担任体育老师,1993年转到钢城十小工作,退休后被返聘。他是“中国门神”曾诚的启蒙教练。

作为体制内的体育教师工作者,张贞武觉得筹备青训中心难度并不大。2014年3月,梅南生脑梗发作,险些没抢救回来,因此暂时退出筹备工作。申报主要由张贞武负责。

整个申报过程,梅南生没少出力。区一级的青训中心对于教练资质也有严格要求,主教练必须是A级或B级教练,即使是助理教练,也要达到C级或D级。为了达标,志愿者们都去考教练资格证。

“当时我们都去考,我们以为梅老师这么出名,他肯定已经拿到证了,没想到他也没证,也得跟我们一起考。”王夏晶说。

张贞武评价,梅南生是个很乐观的,善做宣传工作, “但他球感差一点,毕竟不是搞这个的,只是个球迷而已”

梅南生承认自己踢球不行,但“招生”有术。家长有顾虑,想让孩子走文化生的途径上重点学校,他就拿升学足球加分来加重砝码。家长真买他的账。

2016年,不足10岁的沈欣然刚到青训中心,接待他的就是“铁喇叭”。“旁边有人跟我说,他就是那个铁喇叭。他在我们青山区很有名的,当时我还想,该找他要个签名。”不怎么看球的沈母也知道“铁喇叭”的名号,对他印象不错,“他很平易近人,就在那儿跟你分析你家小孩怎么样,他们家小孩怎么样之类的。”

一开始,沈欣然在青训营踢前锋,但教练观察后告诉家长:10岁练脚下功夫已经晚了,练守门员更合适。梅南生也劝道:“那孩子手长脚长的,而且聪明,练守门员没准能练出来。”

他不自觉地代入了教练的角色。青山区出过曾诚这样的国脚,家乡出球星的自豪,与对足球的失望惋惜,在梅南生那儿交杂出一种复杂的情感,他曾豪言壮语:再用10年、20年培养一个曾诚出来。

给俱乐部输血

但在教练张贞武看来,曾诚这样的好苗子,可遇不可求。他从教三十年,带过的小球员上万,真正走上职业足球道路的,只有两个人。

曾诚念小学五年级时转学到张贞武所在的学校,还想跟着他踢足球。“当时我就想,那就继续踢吧。”张贞武说。他没刻意挑学生,一个孩子,从不会踢球到进入职业队,变数太大了,“什么哪个孩子天才啊,能进职业球队啊,没这种想法。”

2004年,曾诚进入武汉队一队;2005年参加中超联赛,他以第三门将首发,最终帮助武汉队赢得了中超杯。

即便对于震荡武汉足坛的2008年退赛事件,张贞武的看法也与梅南生等老球迷们不尽相同。在他看来,退赛事件对校园足球的发展没什么影响,相反,曾诚等一批球员,反而迎来崭露头角的机会——在武汉,曾诚作为门将只是排在第三,当时,排在他之后的还有如今效力长春亚泰的吴亚轲,“当时武汉光谷队没退赛的话,他俩排到猴年马月才能打上主力。”

张贞武承认,武汉没有中超的队伍,这对于孩子们是有一定的影响。“孩子培养起来,你连中超级别的球队都没有,将来孩子们起来后,他没有去向。”

武汉成为试点城市后,建立起三级培训体系。从学校里选拔出来的孩子,可以参加区里的集训;区里选拔上的好苗子,就推荐到市里的足球学校。在市里的足球学校的孩子有机会去西班牙一边读书一边踢球,即便孩子最后没成职业运动员,还可以走体育生的道路,继续升学参加高考。

沈欣然即是这条道路的试水者。2016年,在青山区青训营训练不到一年,教练推荐他去武汉市尚文俱乐部。

刚到尚文,沈欣然有些抵触,队里其他孩子已经练了有些年,他跟不上别人的水平,闹别扭不愿去训练。母亲天天给他做思想工作,“我跟他讲,人家只不过是比你练得早,就像读书一样,人家提早把这本书看完了,你现在从头开始看,只要花时间努力看,肯定能看完。”

守门员训练枯燥艰苦。第一次看儿子在尚文俱乐部训练,沈欣然的母亲看不下去。“就像个狗似的,教练拿个球一扔,扔在哪儿,你马上就扑过去。爬起来再摔下去,我一看,哎呦这太可怕了,这会不会受伤,毕竟没有把一个正常的孩子就这样让他摔呀。其他家长就跟我说,那个谁的妈妈,你刚来的,心理承受不了,你到别的地方去逛逛。”

到尚文三个月后,教练开始注意到这个内向的男孩。沈欣然的信心也增长了许多。

专业的足球俱乐部里的孩子,要比正常升学的小孩更早地面对筛选的残酷。在俱乐部里,每年都会淘汰一批人,只有经过几轮淘汰留下来的孩子,才有可能会被俱乐部签下来。

沈欣然留到了最后。2018年5月,沈母接到了俱乐部的电话,俱乐部想签下他。 

沈欣然身高在2006年出生的孩子里算不错的,同龄其他位置的孩子早早都已签约,只有守门员最后才签。

竞技体育的底色里,身体素质和天赋非常重要,谁也不知道,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会有什么突变。沈欣然的前一届,俱乐部曾签下一个特别有潜力的孩子,“一开始个子长得挺好的,但签下来之后,孩子不长个儿了。”

签了约,就代表是尚文俱乐部的人了,孩子要到指定的学校——在武汉,是武汉市一中,六中或十一中就读,听从俱乐部安排,需要比赛就比赛,但是学分也不能少。等到初三之后,大约身体素质和基本能力该定型时,才是真正到了孩子们选择的分水岭。

“万一到了初三,你各方面没达到,那就相当于前面的努力都白费了。但我觉得只要孩子喜欢,不管是赌也好,还是尝试一下,走一步看一步。”沈母说。

▷ 梅南生如今热衷四处参加马拉松比赛

▷ 梅南生如今热衷四处参加马拉松比赛

“换别人给我鼓掌了”

青山区青训营从2012年开始筹备,但正式开训是在直到2015年。主教练是由武汉市足协安排的武汉女足主教练兼职担任,一周只能来一次,多数时候,是青山区各个学校的体育老师和志愿者们在管理这里的事务,其中也包括张贞武、梅南生等。

青训中心的事务由文体局与教育局来管理。两部门是平级,各管各的。

“我和他(指主教练)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从小一起踢球,只不过他后来到了省里,我按部就班上学、上班。”张贞武否认与主教练之争的矛盾,“反正我是这样想,都是为青少年足球的发展做贡献。不管是我当主教练还是你当,我们都是相互独立,主要是把青山区足球水平练起来。”

青训中心的运营费用由武汉市足协和区里共同拨付,按照规定,足协拨付多少钱,区里也要相应拨付款项,但随着武钢并入宝钢,依托武钢发展起来的青山区,在拨付这笔款项时捉襟见肘。

青训中心相关人士告诉北青深一度记者:第一年,市足协拨付15.6万元,区里没有拨款,足够应付青训队的开销。但到了去年,经费砍掉一半,青训中心的资金顿时紧张起来。

为了补贴教练和场地,青训中心不得已向学员收钱,一个月100元每人。“现在一百块也干不了什么,对吧,就象征性给一点。”这跟试点城市青训中心免费的要求不同,为了避免产生误会,青训中心的工作人员特意解释。

钱不多,怎么花是个问题。2015年春节前,张贞武带队员参加冬令营集训,接到了管理部门的电话,诘问花销问题。2016年,张贞武选择回到钢城十小,只负责本校孩子的日常训练。

“关键是他们的想法。那个青训中心,好像自己是办夜校,我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我是单独的。”这让张贞武觉得委屈。青训中心成立那天,不少家长带着学生来参加开营仪式,“他们就觉得,我们不说,也没通知,还有这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训练,其实他们不知道,我们在底下各个学校做了大量的普及工作。”

张贞武现在在钢城十小专心致志地带学生踢球。武钢集团与宝钢集团合并后,削减5700人,昔日围绕武钢发展起来的青山区也冷清许多。高峰时期有1500余名在校学生的武钢十小,如今只剩500多人。

但张贞武还在坚持带领孩子们踢足球,“男孩、女孩都要来踢,我们就是做普及工作的,希望更多的人能喜欢足球。”

青训中心被拆之后,训练暂时被安排在一路之隔的体育馆足球场里。之前签下5年租赁合同的王夏晶算了一笔账,他大约赔了有上百万。

6月26日,梅南生又一次回到青训中心的废墟里,捡走了那张米卢画像。

他坚持要还给送他画的球迷朋友。2014年那场脑梗发作后,他尽量少让情绪波动,但忍不住还是叹息。如今,他的生活重心,已经从足球转移到马拉松上。

“看了一辈子足球,热爱了一辈子足球,老是给别人鼓掌,有时候我觉得,跑马拉松感觉挺好的,换别人给我鼓掌了。”夕阳下的足球场上,他用脚拨过来一只漏气的足球。踢了一脚,没踢多远,皮球“噗”地一声,软塌塌滚落在废墟边的杂草中。

国内足球新闻中超足球新闻国足新闻中甲足球新闻最新女足新闻
分享到:

推介阅读:
NBA专题 | CBA专题 | 国际足球 | 国内足球 | 综合体坛 | 指数比分
性感 足球 篮球 综合
您认为火箭能否进入季后赛?

查看
排名 球员 身价(欧元)
梅西 13051万
C罗 10876万
卡瓦尼 6526万
内马尔 6526万
格策 5982万
伊涅斯塔 5982万
苏亚雷斯 5655万
厄齐尔 5438万
法布雷加斯 5438万
浩克 5220万
阿扎尔 4894万
托马斯·穆勒 4894万

世界杯启示录:

粤媒:金英权敌人
·U20女足备战世青赛集训名单:留美NCAA
·苏宁主帅:花了80%时间练习进攻 但比赛
·人和主帅:很高兴拿到1分 迪奥普首秀踢
·保利尼奥:身体状态没问题 有继续在恒
·鲁媒质疑足协安排北京裁判执法:他带着
·考核办法出台,5项数据+主帅评估,许家
·古特比:被连追三球苦涩是成长一部分
·中甲综述-野牛独木难支 绿城2-1逆转梅
·新华社:国足想进世界杯不能违背规律
·中甲-陈柏良马丁斯建功 绿城客场2-1逆

法国克罗地亚美

策划-世界杯第24

足球宝贝助威法

福原爱秀"床照"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投诉与建议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0-2015, 版权所有 www.soq9.com
本网资讯仅供体育爱好者浏览、参考,且仅作个人兴趣爱好、自娱之用,任何人不得用于非法用途,否则责任自负。
本网所登载广告均为广告客户的个人意见及表达方式,和本网无任何关系,本站不承担用户使用本站信息参与各项活动而产生的费用和损失。
本站呈现的所有资料均由搜球网编辑发布,版权所有,严禁窃为己作未经授权切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本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力。